此心匪石,不可转也。

譬如朝露

《[剑三网游]落花时节又逢君》2(废稿)

满级以后,游戏里的种种活动总算能一一做来。如影随形什么都不会,也不肯自己去看攻略,一径缠着江河湖海教他。

徒弟毕业以后仍然和自己亲近,江河湖海当然高兴。这些基础他倒是做得挺好,一一带着如影随形清日常。当然最让后者高兴的是,盾萝跪下叫爹也不是每天日常都和炮哥一起的,实际上,他们很多时候都是各做各的,只有JJC和战场时常凑到一块儿。


因为加入了同一个帮会,在YY里如影随形也了解到一些情况。首先自家师父江河湖海就和他感觉的那样独来独往,跪下叫爹大概算得上他唯一亲密的亲友了,至于之前两个星期她一直没出现,完全是因为她去外地旅游去了。然而和自家师父并不相同,盾萝人缘还不错,帮里好些人都挺喜欢她。

至于他们俩是不是情缘,似乎谁也没有定论的样子。如影随形回想过他们说过的话,也没发现他们有谁说死关系,心里觉得自己还是很有希望。他当然知道作为唯一的亲友,跪下叫爹一定是江河湖海很好的朋友,也不想破坏他们的友情,但如果她是他的威胁——


如影随形打定主意,首先就缠着江河湖海和他一起打22。江河湖海有些犹豫,被他缠得没办法才说:“我打得不是很好,不然让荣荣带你吧。”

如影随形本来就只是为了分开他们俩,自然不会同意,反而哄着师父说只是为了打着玩。江河湖海犹豫再三,最后还是答应了。他虽然不怎么说话,但却很少拒绝徒弟的请求,就是这一点,让如影随形欲罢不能。

人总是贪心的生物。既然他有这个机会,怎么可能让给别人。


然而在22场上遇到跪下叫爹,那可就是意外“惊喜”了。和盾萝搭伙的是一个丐哥,名字是老子天下最帅,江河湖海只看了一眼他蓬蓬卷卷的松狮头,立马笑得不能自已。

“荣荣!你……你和帅哥果然是绝配啊!”

丐哥老子天下最帅也是帮会里的人,大部分人都直接叫他帅哥。这个家伙是纯PVP,最喜欢到处找人切磋,弄得帮里几个大奶对他都避之不及。


跪下叫爹站到一个不近不远的距离,开始打字:“还不是你先抛弃我……所以我决定报复社会!”

22队里两个爹组合确实很丧心病狂,跪下叫爹和老子天下最帅之前一路赢了好几局,现在遇到熟人,盾萝犹豫了一下,跟搭档商量:“不要脸,要不然这局我们自杀吧?”

丐哥不高兴的喝酒:“凭什么?直接开打啦!”

盾萝更不高兴:“没看到人家带小号吗?你好不好意思啊!”

丐哥:“之前看到小号你怎么不说?还让我去对付大号,你要不要脸啊?”

盾萝:“不要脸!你居然好意思这么说我!你敢打大白出去我跟你没完!”大白是江河湖海的昵称。

丐哥反而很激动:“出去切磋啊!谁怕谁啊!”

盾萝:“走啊!自杀出去!”

于是他们俩自绝经脉了。


江河湖海:“……”

如影随形:“……”


等打完了十场,江河湖海说要去找那两个去切磋的人,如影随形也不好反对。他们在扬州城郊找到了那两个爹,倒是还打得热火。江河湖海一眼看到跪下叫爹切刀削掉了老子天下最帅的最后一点血,不由感叹:“荣荣果然是爹啊,啧啧。”

如影随形心里一动,问他:“师父也跟那个丐哥切磋过?”

江河湖海:“他来找过我,不过我拒绝了。”谁喜欢被打得满地滚还飙血啊。

如影随形若有所思:看来得去查查明教怎么打丐帮才行。


*


江河湖海在YY上说要退出22队的时候,跪下叫爹吓了一跳。

“说好了22永不分离呢!难道你还敢嫌弃我?!”盾萝拍桌。

“你想多了吧,就是……如影要有带他啊,我又不好拒绝。”江河湖海一副为难的样子。“不过估计打完这次他就愿意让你带了。”

“别扯了,我看你徒弟蛮喜欢你的……算了,这样也好。”跪下叫爹摸了摸下巴。“我在帮会里叫个人陪我打好了。”

“墨墨不在?”


22队里还有一个万花,是跪下叫爹的好基友,不过她是恶人谷的,也就打JJC凑得到一起。跪下叫爹不止一次和江河湖海抱怨如果她不是恶人她一定要求她当自己的绑定奶,不过她后来又找了一个奶妈基友就是了。

“不在啦,可惜……”跪下叫爹叹了口气。“我倒是想找个丐帮陪我打,组个队就叫苍丐横扫竞技场好了!”

江河湖海:“……”

你的取名风格还是一如既往的拉仇恨啊荣荣。


结果因为发生了意外事件,连十场都没打完,不得不说谁也没想到。跪下叫爹不高兴,江河湖海只能哄她:“不然我们一起去打33吧,我跟你带着如影一起。”

跪下叫爹这才转怒为喜:“好啊,明天就去。”

江河湖海告诉了如影随形,如影随形倒也没反对,反正不是那两个人绑定就好了。然而那时谁也没想到,第二天他们打的不是33,而是55,除了他们三个,又多加了一个老子天下最帅和跪下叫爹的奶妈基友一尾秋鱼。


“我觉得不要脸好像在追鱼鱼的样子,你说我要不要帮帮他啊?”跪下叫爹私下和江河湖海八卦。

一尾秋鱼是个9000+的大奶,还是老子天下最帅拉她进帮的,因为帮里没什么大奶。跪下叫爹作为好基友,当然也跟了进去,还顺手拖了一个江河湖海。

江河湖海虽然对这些818也很感兴趣,但却不觉得跪下叫爹应该去掺和。“这是他们自己的事,让他们自己决定不就好了。”

“让他们自己决定总觉得不要脸注孤生啊。”跪下叫爹非常同情“战场可以输,丐帮必须死”的丐哥,虽然其实她以前玩的秀秀,就是被丐哥揍得怒玩苍爹的。


“要不然,你牺牲自己,去给帅哥当情缘吧。”江河湖海和她开玩笑。

盾萝撇撇嘴:“算了吧,虽然我很萌苍丐不过不萌BG啊,介绍个师兄给他还差不多。”她想了想又说。“其实明唐也很萌啊,你真的不考虑发展一段师生恋?”

江河湖海耸了耸肩:“别闹了,要是你在如影面前乱说,我可是要生气的。”

跪下叫爹也不过随口一说,无可无不可的点了点头。


评论
热度(1)

© 譬如朝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