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心匪石,不可转也。

譬如朝露

【蔺靖】为君(四)

林氏宗祠完工以后,萧景琰秘密安排,让梅长苏以人子的身份,举行了一次十分正式的祭祀。

琅琊榜首、江左梅郎,身著丧服跪在灵堂中的一刻,突然就又变回了当年那个死里逃生、却家破人亡的林殊,伏在蒲团上泣不成声,直把这么多年的愤恨和悲苦都化作眼泪,径直哭了出来。

没人敢打扰他,所有人都默默退了出去。飞流倒是想过去安慰他,却被蔺晨一把捉住,交给黎纲带走。

揣着手围着祠堂走了一圈,琅琊阁阁主的心里也有几分唏嘘。世事总是这样无常,凡人短短百年的人生,却总是这么跌宕起伏、峰回路转。

他回想起老头子刚刚把垂死的林殊带回琅琊山的时候,那个人浑身是伤,昏迷之中还不忘死死握紧手。一跨进室内,他就能闻到对方血液里透露出的疯狂的滋味,被背叛的悲痛欲绝、目睹父亲和同僚身死的肝肠寸断,还有那股誓从黄泉尽头爬回来复仇的坚定决心,真是……感觉十分美味。

他本来还以为对方是父亲带回家的晚餐,却没料到蔺烨治好了他,也没料到自己会和他成为朋友,甚至离开琅琊山,来到萧景琰身边——

所以说,世事总是这样无常。

绕过一棵郁郁葱葱的梅树,蔺晨突然停下脚步。萧景琰就站在十步开外的地方,背着他不知道在看什么,他站在原地踌躇片刻,还是凑过去:“美人儿殿下,你还在这儿啊。”

萧景琰回过头,瞧了他一眼,唤了他一声先生。他显然神思不属,也没在意蔺晨的称呼,只是低着头看着手里的东西,蔺晨跨过去一看,却是一个牌位,上面写着林殊的名字。

一个不知道该说是给死人、还是给活人的牌位。

瞧见这个东西,蔺晨神色一凝,再看向萧景琰的目光也多了几分理解和怜惜。他自是知道梅长苏和他的关系,昔日好友费尽心思沉冤得雪,但却不能恢复往日的身份,想必这位性情正直的太子殿下,还在为此自责不已吧。

“哎呀哎呀,原来这牌位是你拿走了,我说刚才怎么没有看到。”他故意摇着扇子走过去,做出不经意的模样看了看。“殿下真是有心了。”

“蔺先生。”闻言,萧景琰再一次抬起了头。“你说,让小殊恢复身份,真的就那么难吗?”

他怎么还在想这件事!蔺晨知道他之前问过了梅长苏,只不过被一口回绝,没想到对方还没死心,果然是牛一样倔强。他懒得跟对方多说,只道:“林殊已经死了,就不可能再活过来。”否则,就是把梅长苏所做的一切,明明白白的冠上复仇之名,后面且还有得闹呢。

萧景琰却道:“我可以上书父皇,请求为他恢复身份,只要父皇……”

“太子殿下,让长苏恢复身份,除了能了却你们的心愿以外,还能有什么好处?”蔺晨打断他。“一旦知道他是林殊,就会有人问他当年是怎么活下来的,这些年又为什么要以梅长苏的身份示人;他曾经做过的那些事情,又会再一次被翻出来。更别说你的父皇本来就恨他,你还要往他身上捅刀子,可别忘了,你总归是太子,他才是皇帝呢!”

“再说,他现在本来也就不是林殊了,我认识的这个人,打一开始就是梅长苏……我说美人儿殿下,在你眼里,他还有哪点像林殊呢?”

“你!”萧景琰愤怒的看向他,不知道是因为被说中了心事,还是被打破了最后一丝侥幸。他怒气冲冲的一甩衣袖,转身大步而去,蔺晨目送他的背影逐渐远去,收起扇子,敲了敲手心。

“……果然跟老头子说的一样。”

这位太子殿下,虽然正直宽厚,但只怕,也是成不了一位明君。

赤焰一案彻底平反,本是一件大好事,牵扯其中的人们心中本都以为,如此便算是雨过天晴了。

只是仅仅就在两天之后,数封加急快报星夜入京,三个邻国几乎在同一个时间段发动攻击,境内又有叛乱,简直像是老天爷随性所致的神来一笔。

梅长苏找过来讨要冰续丹的时候,蔺晨并无太大的惊讶。他虽然曾对萧景琰笃定的说,梅长苏和林殊是完全不一样的人,但其实心里也明白,随着冤情的洗清,这些时日的他,的确更像林殊而胜过梅长苏。

他最终决定做回以前的自己,做回那个他不认识的林殊了。

蔺晨心里难过,只是表面上仍然不动声色。他一向不在梅长苏面前掩饰自己的性格,也是对挚友的信任和尊重,但如今居然也开始掩饰了。送走梅长苏,他一把搂过身边的珠玑,低下头蹭了蹭她的鼻子。

“珠玑,你说,和人相处,怎么就那么困难。”他叹了口气。“或许还是爹说得对,我就不该下山走这一趟。”

不走这一趟,也许梅长苏到死都是他的朋友;可等他死了,这份所谓的情谊,又有什么意义呢?

珠玑瞪着黝黑的大眼睛瞧着他,小手轻轻摸了摸他的脸。蔺晨朝她笑笑,安抚道:“放心。也不知道老头子这些天跑哪儿去了,消息也没传一声。等我们去见了那位美人太子,就回琅琊阁,好不好?”

珠玑点点头,乖巧的笑了下。蔺晨抱起她,径直回了屋子。

TBC.

其实感觉靖王这种性格挺容易被朝臣架空的,不然正常发展应该是梅长苏帮他谋划了天下,他一登基就把梅长苏搞死(这不就是结局吗???)。
当然本来琅琊阁的存在就是最大的BUG,知道那么多秘闻,为啥朝廷都不去围剿它,其实这种又写江湖又写朝堂的文都有一种迷一般的BUG感啊……

评论
热度(11)

© 譬如朝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