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心匪石,不可转也。

譬如朝露

【逸真|霜苓】人人都爱羽皇陛下(一)

其实本来应该叫《人人都爱妖艳贱货》或者《人人都爱逼皇陛下》,为了和谐,选了一个最正常的名字。
有二设,雪飞霜是风天逸闺蜜(Gay蜜?)设定,欢脱无虐。
主CP:妖艳贱货傲娇攻x伪傻白甜真切开黑受
副CP:伪女神真汉子攻x小清新女主受
偏向受宠攻!慎入!毕竟中了羽皇陛下的毒,爱陛下继续吸毒(/≧▽≦/)

1、

“夭寿啦!陛下又不高兴啦!”

“快,快去请飞霜郡主来!”

新来的小侍卫听着殿内传来一阵阵噼里啪啦的声响,又看着平常高高在上的羽皇近卫们一个个惊慌失措的双手掩面抱头而出,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心想羽皇陛下的脾气可真差啊,难怪至今还是摄政王管着朝政。

不一会儿一位娇小可人的白裙少女提着裙子飞速走来,身后跟着一群畏畏缩缩的羽皇近卫。只见她雪肤乌发,头上垂着彩色的璎珞,肩上的飘带随着行走的步子微微飘动,美得好似画中走出的仙子。

小侍卫有点脸红的低下头,又情不自禁的抬起眼睛想多看她两眼,却见她走到中庭用作装饰的青铜鼎前,也不绕开它,竟然直接掀起裙角,抬起不盈一握的小脚,一脚踹在那一人高的铜鼎上!

铜鼎好似一块石头一般咕噜噜滚开,一路砸坏了中庭精心铺好的白玉石阶,在场诸人却连大气也不敢出,还要听那位美若天仙的飞霜郡主抱怨:“谁又放东西在这里了?我不是说过,在我来的路上,什么东西都不准有吗!”

可是陛下又嫌空荡荡的庭院不好看,非要放东西在那里啊!近卫们欲哭无泪。

当然飞霜郡主和房间里那位羽皇陛下显然是一丘之貉,不仅不会责怪对方,还一点不会觉得自己是在折腾人。她对身后的侍卫摆摆手,不耐烦的说道:“行了,你们把这里收拾一下,我自己进去就行了。”说完噔噔踩上白玉石阶,推开门走了进去。

屋里的摔东西声戛然而止。

几位近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都把目光集中在嘴大长得能吞下鸡蛋的小侍卫身上。“就是你了!快去找人来收拾干净!”

2、

雪飞霜一进门,就看到自家青梅竹马兼未婚夫羽皇陛下双腿岔开坐在床上,双手搭成梯形撑着下巴,一副“朕正在思考你们这些杂碎不要来打扰朕”的认真模样。

——如果不看满地的狼藉,这副模样倒也挺容易让人相信的。

然而雪飞霜根本不吃他这套,踩着满地陶瓷碎片走过去,往他身边一坐:“又怎么了?是摄政王又因为朝政放了你鸽子,还是我哥又嘲笑你了?”

“哼!”羽皇陛下傲娇扭脸。“你以为我会因为这点小事生气吗?!”

“是啦是啦,你当然不会啦,陛下肯定是在忧国忧民对不对?”雪飞霜蹭了蹭他的肩膀。“多大点事啊,要不我今天不回去了,就在这里陪你,气死你叔叔和我哥算了。”

风天逸思考了两分,摆出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答应了。雪飞霜知道这就是警报解除的意思,心满意足的开始聊正事:“我买了一款新出的指甲油,颜色可好看了,你要不要试试看?来,把手拿给我……”

然而没等她拿出指甲油,风天逸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阿霜,我们私奔吧!”

“诶?!”

3、

等风刃和雪凛得到消息,陛下已经伙同近卫们挟持了飞艇跑出南羽都了。

“什么?!”摄政王大发雷霆。“怎么能让陛下跑出去?他还只是个孩子啊!”

“他马上就要成年了,还是个孩子呢。”雪凛一点不掩饰自己脸上幸灾乐祸的嘲笑,直到侍女战战兢兢的来报告,说郡主也不见了。

雪凛:“……”

“风天逸!你居然敢绑架我妹妹!她还只是个孩子啊!”

4、

被绑架的雪飞霜郡主正舒舒服服的坐在飞艇上给羽皇陛下涂指甲油呢。

“你怎么突然想去星辰阁上学了?”她有些疑惑的问青梅竹马。“就在南羽都不好吗?还有专门的老师教我们……”

“你懂什么,你不知道白庭君去星辰阁了呢?”风天逸昂着下巴鄙夷的看她一眼,又挑剔的看了看自己的指甲。“这个颜色还不错。”

“是吧。”雪飞霜笑起来。“你都已经是陛下了,还要跟人家人族太子比较,羞不羞啊?要让你叔叔知道,又要说你小心眼了。”

“我用得着跟他比,我只是去羞辱他。”风天逸把下巴抬得更高。“让他知道,他这个人族太子,还不够给我提鞋的。”

“可你也没有实权啊,万一别人笑话你怎么办。”雪飞霜眨巴眨巴眼睛。“还有,头不要昂得那么高,这样大家只会注意你的鼻孔,不会注意你有多帅啦。”

“哦。”羽皇陛下把头往下压了压,又侧过脸,邪魅一笑。“这样怎么样?”

“太帅了!”今天的飞霜郡主也仍然两眼冒着红心。

5、

不过说起来,我好像忘了什么事?飞霜郡主心里闪过一丝疑惑,但很快又继续沉迷男色,不可自拔。

管他什么事呢,难道还能夺走陛下的贞操不成?

6、

此时的羽还真正走在前往星辰阁的路上。

——————————
我终于开始投毒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知道为啥现在的逸真粮都是虐妖艳贱货的,倒不是说单纯不做作不倒霉啦(其实最倒霉的明明是直男太子……算了雪家人都挺倒霉的),可我就是要反其道而行!力挺妖艳贱货!
以及太子是真的苦逼,不知道以后能不能给他搞个CP出来……

评论(13)
热度(114)

© 譬如朝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