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心匪石,不可转也。

譬如朝露

【逸真|霜苓】人人都爱羽皇陛下(九)

37、

心爱的姑娘红着脸拉着衣领对你说“哥哥我好热哦”,你会怎么做?

如果你们恰好是男女主,肯定这个时候就开始圈圈叉叉不可描述了。但如果你是不幸是男二,那就倒霉了,就算女主下一秒脱光了也没你什么事,因为男主有九成可能会在最坑爹的时候冲进来。

——偏偏太子殿下恰好就是这么一个男二,而且还是最苦逼的那一款。

毕竟他的前期设定是暖男圣父,这个时候是肯定不能乘人之危的,不仅不动手动脚,还强行用被子把易茯苓打包成一个巨大的春卷,以防止发生什么出乎意料的事情。

一边焦急的说道:“苓儿,苓儿,你等等,我马上去叫大夫!”

然后太子殿下就出门找大夫去了。

——于是他错过了叫他去大殿拜见女王大人的彼岸花。

再说同样苦逼的石蒜姑娘,本来是来通知太子正事的,但她一进门没见到心爱的太子,却发现易茯苓躺在床上,脸色酡红,星眸半闭,香汗淋漓,虽然被子裹得死紧,但还是一副被不可描述之后的模样。

易茯苓烧得迷迷糊糊,又热又渴,好不容易睁开眼睛,影影绰绰的看到一个人影,赶紧伸出一只手:“水……”

“呜呜呜呜……”受了巨大刺激的彼岸花泪奔而去,完全把自己要做的正事给忘得一干二净。

易茯苓:“???”

38、

直到这个时候,本文女主真正的官配,飞霜郡主才施施然走进了门。

不要问她为什么来得那么巧,一切都是因为命运石之门的选择啊呸,一切都是二逼作者的安排,反正飞霜郡主打扮好自己,本来应该立刻去星辰阁正殿见雪凛的,但她就是绕了个弯,跑到人族的地盘去找易茯苓去了。

而且一进门就看到一副不可描述的景象,场面迷之尴尬,不过飞霜郡主还是很冷静。

她先给她倒了杯水喂她喝下,然后连着被子把她一起抱起来,打算把她带离这个危险的地方,谁知道易茯苓的脖子向旁边一侧,她就看到了对方脖子上的星流花图腾。

雪飞霜顿时愣住。

她身为羽族郡主,对星流花神的传说自然耳熟能详,再加上这些年收集了不少消息,当然知道这个图腾代表什么——不知道的话剧情就没法展开了——所以她深深的凝视了易茯苓一阵子,摸了摸她的脸颊:“原来我一直找的是你……”

易茯苓脸红了。

为啥小雪只是说了一句话,感觉比衣衫不整的自己还要不可描述呢???

39、

星辰阁大殿。

女皇陛下和摄政王殿下各据一边,似笑非笑的交换着眼神,其中的暗潮涌动三言两语不足道之。风天逸站在自家叔叔身边,虽然照样昂着头一副妖艳贱货[删除]不可一世的模样,但总算收敛了两分脾气,看上去没那么熊孩子了。

——虽然好像也坐实了“羽皇没有实权名不符实”的传言就是了。

“怎么人族太子还没来?”雪凛抱着肩站在一边,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该不会是看不起我们羽族的陛下和摄政王殿下吧?可真是高傲得可以哦。”

这根本就是借事找茬,白雪女皇凌厉的目光瞬间扫过去,他却浑然不惧,继续说道:“瞧啊,殿下,我早就说不该让陛下到这里上课。学不到什么东西不说,指不定还要受人欺负呢。”

站在他们中间的星印池的脸庞顿时一阵抽搐。

受人欺负?开什么玩笑!风天逸他不欺负别人就算好事了!

奈何这个时候白庭君的确不知所踪,他也明白插入这几个人的争锋相对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只能闭口不言,憋的脸都红了。

虽然往常跟这个未来大舅哥非常不对付,但这个时候,坏心眼的风天逸也乐意顺着他的话添一把火:“雪大人,别误会,白庭君……他不常这么做的。”

不常这么做,就是做过这样的事了?

星印池脸由红变青,还是忍不住开口道:“羽皇陛下,往常会在这种时候迟到的,应该是你才对吧。”

风天逸似笑非笑,抬起眼睛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

然后下一秒,一直板着脸不说话的风刃终于开口了。

“天逸,你怎么都没告诉我。”他皱着眉拍了拍侄子的肩膀,又凑近看了看他的脸。“不过还是太子,就敢对你不敬……白庭君还真是好教养!”

咦——他居然这么容易就相信了?!

而且怎么感觉摄政王是真的关心他的皇帝侄子啊!

星印池有点方,他决定再为白庭君争辩一句:“太子殿下宅心仁厚,十分知礼,此番恐怕是有事耽搁……”

风刃会听他的吗?当然不会!只听摄政王冷哼一声,嗤笑道:“星辰阁也好意思自诩公正?可笑!阁主如此偏向人族,看来今后,也不必再让我们羽族的好儿郎远赴千里求学了。”

闻言,星印池悚然一惊,却不敢再多说了。他这才反应过来,再喜欢好学生,也不能表现得这么明显——毕竟坏学生身份不一样啊!

星辰阁百年的声誉,若是毁在他手上……他可不愿做那千古罪人。

40、

直到这个时候,白雪才施施然开口:“我家庭君过去一向恭谦知礼,没想到才来了星辰阁这么点时间,就像变了个人似的……真是令我心痛。”

星印池:???

他这是……被甩锅了?!

——废话,风刃看他不顺眼,白雪看他能顺眼?若是将来两族开战,象征和平的星辰阁还是个大麻烦呢,她是下定决心要统治羽族的人,早就看这个地方不顺眼了,好容易有个机会,当然要顺势找茬。

虽然当年还是学生的时候,她就是在星辰阁遇到了自己的挚爱……但这段爱情除了给她短暂的快乐以外,留给她的更是半生绵延不尽的痛苦,她怎能不恨!

说着,白雪又看了风天逸一眼,这次的目光却十分慈爱。“羽皇竟为庭君说话,想必和庭君关系很好吧?看来也是个好孩子,怎么外界传言都说他刁蛮任性,难以相处?摄政王,你可该好好查查这流言的源头啊。”

“免了!”羽皇陛下被她说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赶紧拆台。“我和白庭君只是泛泛之交,只是……”

“只是天逸生性正直,看不得这等事,才出口相助。”风刃打断他的话,面不改色得继续说道。“我们陛下天资英奇宅心仁厚心地善良胸怀天下……有些俗人不能理解他的好,我当然不会责怪他。”

才怪!又被瞪了一眼的星印池十分生无可恋,摄政王你说的根本不是风天逸好吗!

然后他又看了风天逸一眼……咦,怎么感觉羽皇都快吐了?

————————————————

久违的更新,想起我以前夸过海口要在大结局之前写完……啊,我真是个垃圾。
不过肯定不会坑的!!!

评论(6)
热度(47)

© 譬如朝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