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心匪石,不可转也。

譬如朝露

《[锤基]孩子们都好好的》Part-One

《[锤基]孩子们都好好的》
 
原作:Thor、ThorII、复仇者联盟、北欧神话
分级:PG13(?)
摘要:洛基死后,弗丽嘉去中庭看望托尔,无意中发现了隐居于此的希芙和三个孩子。
设定:一梗两用(另一篇为《写给洛基的童话》),神话重生!希芙。假设Thor2中弗丽嘉没有去世,而之后洛基没有返回阿斯加德。傻白甜,(熊)孩子们的故事,亲情占主打,锤基戏份略少(晚?)。
警告!:母亲们(?)的视角,含生子,含乱伦,些微三观不正。
 

Part-One.弗丽嘉

弗丽嘉时常想起多年前的那个黄昏。

那是她在那一个星期里最高兴的一天,因为她远征约顿海姆的丈夫终于得胜返程。当天清晨,第一缕阳光照亮金宫的时候,通讯兵快马加鞭赶回了阿斯加德,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她。即使是端庄的天后难以抑制满心的激动,不过没人会责怪她,这场战打得太久了,太久,久到弗丽嘉忍不住有些忧心忡忡。
她当然从未怀疑过英武的丈夫,只是命运并没有说众神之父奥丁就无往不胜,就像随着胜利的喜讯一同到达的当然也有不好的消息:奥丁失去了一只眼睛。弗丽嘉为此痛心不已,但这并不是最让她担心的地方。实际上,即使是在说出这个不幸的消息以后,通讯兵仍然吞吞吐吐,似乎还隐瞒着其他什么重要的消息,但他最终也没有说出口;弗丽嘉察言观色,不由有些忐忑不安。她当然知道,下命令噤口的肯定是奥丁,可是,奥丁为什么要这么做?
尽管如此,她却并没有多加追问。 毕竟作为天后,弗丽嘉是他永远的坚强后盾;但作为妻子,她只祈求命运让她的丈夫平安归来就足够了。
在等待的时间里,她拉着儿子托尔的小手,认真的告诉他:“你的父王是位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年幼的雷神目光闪闪的看着她,露出一个灿烂而纯粹的微笑。

晚霞如同一把烈火燃烧在云端,放出万丈光彩。浑身带着约顿海姆的彻骨寒气,阿萨神族的大军回到了阿斯加德。奥丁骑着天马,受伤的一只眼睛缠着干净的绷带,一手提着永恒之枪,一手还抱着一团什么东西。弗丽嘉带着托尔在彩虹桥前迎接他,他跳下天马,热情的拥抱了久日不见的妻儿,顺手把那团包裹塞到弗丽嘉手中。
“吾妻,我回来了。”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缱绻。弗丽嘉含着泪欢喜的看着他,默契的没有任何疑问。
直到一家人回到宫殿里,喝退了伺候的侍女,奥丁才解开包裹,露出一张白白嫩嫩的婴儿沉睡的小脸。他向弗丽嘉坦白说,这是冰霜巨人之王劳菲的儿子,只是稚子何辜,铁面无私的众神之父没法杀死他,只能将他从满目苍夷的约顿海姆带了回来。

当然,奥丁也有些别样的心思。此次他不仅成功打败了劳菲,还成功夺走了远古冬棺,虽然损失了一只眼睛,但仍然志得意满。临走之前看到躺在地上的小婴儿,他很清楚,劳菲是抛弃了他——因为他实在太瘦小了,约顿海姆不比阿斯嘉德,在那里,这么虚弱的小家伙是活不下去的。

他抱起了他,惊讶的看到小婴儿在他手中退去冰霜巨人深蓝的肤色,化为普通婴儿的模样——在那一刻,一股命运的寒流突然击中了他,让他明白这个小家伙和儿子托尔的命运息息相关——只是没法确定那是好的还是坏的。奥丁虽然疑惑,但还是把他带了回来——命运太无常,他只能尽量把他放在眼前,以防出现什么出人意料的情况。

当然这些事情,他并不会告诉弗丽嘉。天后的善良是他所深爱的品质之一,他当然知道弗丽嘉一旦接受这个小不点,就会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对待,所以提前给他取名叫洛基——不过,在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以前,托尔多一个弟弟,也不是什么大事。

 

弗丽嘉温柔的抱着洛基,这还是她第二次抱着这么小的婴儿。自从托尔学会了爬以后,她要做的就不是随时抱着他,而是在金宫各种各样奇特的角落寻找他——实际上,就是托尔还没学会爬之前,他也是个不老实的壮小伙,只要把他放在玩具堆里,他就能自己玩得很高兴。

夕照透过窗户照在婴儿平静的小脸上,如此清澈而纯净;战争没有给他留下任何阴影,反而给他带来了全新的生活。

平心而论,虽然喜欢托尔的强壮活泼,但瘦弱的小洛基更加惹人怜爱,弗丽嘉温柔的看着他,一颗心完全化为了一汪春水,一点不介意他其实是冰霜巨人的后裔。

托尔也踮着脚一个劲的往母亲怀里张望,蓝色的大眼睛里闪亮着欣喜的光彩,奶声奶气的询问:“这是弟弟吗?弟弟好漂亮!”

弗丽嘉温柔的看了他一眼:“托尔……很喜欢弟弟?”

“喜欢呀。”小王子毫不犹豫的回答,附赠一个大大的笑脸,他伸手摸了摸小婴儿的小手,后者在睡梦中被惊动,皱着小脸挪了挪身子,却突然抓住了托尔温热的手指。

“呀!”托尔惊讶的叫起来,看着洛基又皱了皱秀气的眉毛,他又立刻压低了声音,甜蜜的感慨。“他真可爱……”

奥丁和弗丽嘉对视一眼,不由相视而笑。众神之父搂着妻子的肩膀,看着妻子身边活蹦乱跳的长子,还有妻子怀里娇弱可爱的次子,感觉就算时光就此停止,他也不会留下什么遗憾。

那是他们一生里最幸福的日子之一。

 

****

 

弗丽嘉从沉睡中醒来,睁开眼睛的刹那,恍恍惚惚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有人握着她的一只手,看见她睁开双眼,立刻激动的呼唤她:“母后!”

她定睛看去,不由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托尔正坐在她的床边,握着她的手向下俯视着她。他看上去有些憔悴,苍白的脸上却带着喜悦的微笑,眼睛里闪烁着点点滴滴的泪光——奥丁啊,她的儿子,从小就流血不流泪的男子汉,如果可以,她真希望承担他的一切痛苦。

“托尔,我的儿子。”她勉强直起身,托尔立刻把枕头放到她的身后,让她能坐得更舒服一些。“你还好吗?你看上去真是糟透了……我的儿子。”

“我没事,母后,我很好,很好。”托尔贪婪的注视着她,显然总算松了一口气,低头再三亲吻她苍白的手背。“您平安无事……真是太好、太好了,真的。”

“噢,托尔,我可怜的孩子。”她怜爱的抚摸了一下长子的脸庞,下意识的看了看他的身后。“洛基呢?”

这习惯性的发问让托尔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变化,虽然他立刻调整了自己的表情,但弗丽嘉还是立刻察觉了不对劲。

 

“黑暗精灵被你击败了?”

“是的,是……是我和洛……。”托尔低下头。“总而言之,您不用担心,一切……一切都过去了。”

“福斯特小姐还好吧?”她故意说起另一个人,果然看见托尔暗暗松了口气。“可怜的姑娘,她没出什么事吧?”

“她很好。”托尔回答。“我把她送回中庭去了。是您保护了她,我为您骄傲,母后。”

“我也为你骄傲,亲爱的,你一直都是我的骄傲。”弗丽嘉对他笑了笑。“那么奥丁呢?你的父王还好吧?”

“是的……不过他不久之前再次陷入了沉睡,这一次恐怕时间有点久。”托尔无奈的看着她。“抱歉,母后,如果父王在这儿,他一定会守在你身边的。”

“我知道,我当然不会责怪他。”弗丽嘉温顺的说道。“洛基……你弟弟还在牢里,对吧?”她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只能试探性的询问。“我这段时间都没去看他,他肯定又在闹脾气了。”

“是、是啊……他一直……”托尔有些嗫嚅,躲闪着避开她的目光。

“你能把他带到这儿来吗?我想见见他。”

“……可是母后,父王说过,谁也不能——”

“噢,托尔,这是一个母亲的愿望,再说你的父王不是在沉睡吗?他不会知道这件事的。”弗丽嘉说道,仍然注意着托尔的表情。她做出泫然欲泣的姿态,捧着仍然发疼的心口。“噢,托尔,我好不容易才死里逃生,你难道连母后这个小小的愿望也——”

“母后!”托尔猛然大喊出声。弗丽嘉吓了一跳,下意识的闭上嘴,却见他痛苦的埋下头,抓住了自己有些杂乱的头发。

她怔怔的看着他,一种不祥的预感突然涌上心头。这种感觉令她痛苦不堪,心跳顿时怦怦响在耳畔,她甚至感到一阵晕眩。

“……托尔?”

雷神抬起头,痛苦的看着她,欲言又止。他的眼泪终于滑出了眼眶,而她已经很久不曾见过他如此惨痛的表情。

犹豫再三,他终于开口;弗丽嘉不可置信的看着他,颤抖着手捂住嘴巴,眼泪骤然划过脸颊。

“——母后,洛基死了。”

 

****

 

“其实,洛基就像我的亲生孩子一样。”偶然一次和希芙闲聊,弗丽嘉看着窗外:在那里,托尔带着洛基,正在嘻嘻哈哈的玩耍。阳光闪烁在他们年轻的身躯上,好似给兄弟俩镀上了一层灿烂的金边。

她露出甜蜜的笑容,扭头看看希芙。“说起来也奇怪,除了托尔,我和奥丁就没了其他孩子,或许洛基的到来,原本就是我们的宿命吧。”

希芙眨了眨眼睛,顺着她的目光看了看窗外:托尔正拉着洛基的手,看着弟弟的目光好像星辰的闪光。

“他们的感情真好。”收获女神温柔的说道。“您真是一位幸运的母亲。”她是真心这样赞叹,温柔的目光好似流水,让弗丽嘉十分高兴。

“你将来也会是一位好母亲的,希芙。”弗丽嘉善意的感叹。希芙是她见过的最完美的女神,不仅生得美貌,举止优雅得宜,端庄又不失娇俏,是最合适的儿媳妇的人选——或者说,是未来天后的合适人选。只可惜她对那两个傻小子都冷冷淡淡的,和其中任何一个也不见得有多亲近。

罢了罢了,一切都还早呢。弗丽嘉这样告诉自己,微笑着看着男孩们交握的双手。只要托尔和洛基好好的,有什么是他们不能等待的呢?毕竟阿萨神族有着五千年的寿命呢。

 

她只是没想到,握得再紧的手也会有松开的一天;她只是没想到,在觉得来得及的时候,才发现永远都会有“来不及”的时候。

她只是没想到,在她没有预料到的时候,一切都结束了。

 

TBC.


麻麻视角写得好心酸,其实无论锤哥还是基妹都不是啥好孩子=。=,相较而言圣母希芙起码将来还有个小棉(ma)袄(fan)赫尔……

其实奥丁麻麻还有俩儿子的呀,漫威你是把他们的戏份都加到托尔身上去了对吧!卧槽我才不会说,劳菲不仅是洛基的麻麻(是的,你没看错),他(?)特么还是奥丁的养母啊!难道电影里男女冰霜巨人都长得差不多?【卧槽这个脑洞一点都不好玩!

为毛lofter的格式那么奇怪ORZ……

评论
热度(6)

© 譬如朝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