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心匪石,不可转也。

譬如朝露

《[锤基]孩子们都好好的》Part-Two

Part-Two.托尔

给在睡梦中仍然不断垂泪的弗丽嘉掖了掖被子,嘱咐侍女一有情况就到隔壁偏殿里找他,托尔沉默的看着天后憔悴苍白的面容,小心翼翼的拂开侧脸上被泪水打湿的金发。
他知道母亲会为洛基的死悲伤不已,毕竟没人比他更了解弗丽嘉和洛基之间的深厚感情,然而瞒着她也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天后一向明察秋毫,他并没有自信能逃过弗丽嘉的盘问。
拖着疲惫的身体站起身,他走向偏殿,打算继续处理堆积的公务。如今奥丁沉睡,弗丽嘉虚弱,洛基……洛基就算还在也没用。整个阿斯加德只剩下他一个主事王族,就是想逃也逃不掉,更何况成为阿斯加德之王本来就是他的梦想——尽管事到如今,这个所谓的“梦想”早就没有了当初的价值,反而充满了讽刺。
他在转角处停下步子,,一手扶着身侧冰冷的石壁。就在这个普普通通、水晶宫里随处可见的转角,他和洛基追打过,玩过捉迷藏,一起恶作剧,被弗丽嘉揪过耳朵,也被奥丁训斥过。洛基就喜欢藏在角落里那个大花瓶后边,每每托尔不幸被奥丁逮住训斥的时候,他就站在那里探出身子,不停的对他做鬼脸……
他闭了闭眼睛,劝说自己不要再想年幼的小弟弟那双祖母绿的漂亮眼睛和银铃般的笑声。往昔的岁月越甜蜜,如今越像一根针一样扎在他的心头。一切都是假的,真相只有一个:洛基死了,洛基再也回不来了。
接受这一点意料之外的让托尔异常痛苦,但他想自己总会做到的,就像弗丽嘉总会接受洛基的离去一样。一切都会恢复平常,不会有什么改变,他会好好的,弗丽嘉会好好的,他们都会好好的。
——至少那个时候,他的确是这么认为的。

“托尔!”
在希芙靠近以前,托尔其实已经听到了她的脚步声。她的声音柔软而清澈,好似小溪潺潺的流水。希芙是整个阿斯加德性格最好的女神之一,就连洛基也没法轻易拒绝她,托尔当然也是一样,他回过头,注视着向他大步走来的收获女神:“希芙……你找我有事?”
“是的!……噢,托尔,你看上去很糟糕。”希芙仔细打量着他的面容,皱着眉施了一道魔法。托尔并不知道那是什么魔法,但却立刻觉得精神一振,几日不眠不休的疲倦顿时一扫而空。“谢谢你,希芙。”
“你不必谢我,魔法也不是万能的,我帮得了你一两次,可不能永远帮到你。”希芙抬手帮他理了理乱糟糟的披风,一脸担忧的看着他。“你也要注意你自己,如果你倒下了,我们才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我知道了,希芙,谢谢你。”托尔一边回答,一边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一步。希芙是弗丽嘉和奥丁最看好的他未来的妻子,但托尔对她并没有那么深的感情。何况现在他已经有了简,当然得和希芙保持距离。

敏锐的收获女神当然发现了他的举动,但她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对于希芙来说,婚姻就是只要奥丁指婚,她就必须嫁人,嫁给面前这位大王子当然不错,毕竟她曾是同一位雷神的妻子……但不和托尔在一起也好,毕竟这个托尔,终究不是她记忆里那个顶天立地的丈夫了。
托尔选择了一个凡人女子,希芙虽然觉得自己的魅力受到了打击,但还是尊重他的决定。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决定一点都不轻易。如果托尔能坚持,她当然会给他们祝福;如果托尔将来后悔,她也只能感叹他把一切想得太简单了。
爱情一点都不轻易,婚姻也一点都不简单。并不是要有爱情才能铸就婚姻,也不是只有爱情就能维持一场婚姻。
但这一切都和她无关了。毕竟这是托尔的人生,又不是她的。

“我来向您请求一道认可,殿下。”希芙恭敬的弯下腰。“我想去一趟约顿海姆。”
听着她的请求,托尔微微一愣。“……约顿海姆?”
“是的。”
“希芙,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去那里。”希芙和约顿海姆毫无交集——不,唯一的交集大概就是洛基了!可洛基已经不在了。托尔的眼神黯淡了一下,放低声音。“虽然冰霜巨人已经被消灭了大半,但那里仍然危险,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合适的请求。”
希芙显然早就料到他的回答。“今天清晨,我路过世界树的时候,诗寇蒂殿下叫住了我。”女神诗寇蒂司掌未来,是三姐妹之中最小的一位。“她告诉我,约顿海姆有我的命运,我必须前去看看。当然,如您所说,约顿海姆危险重重,所以我请求让提尔与我一同前往。”
因为带领英灵作战的大多是奥丁或者托尔,提尔这个战神在阿斯加德诸神中的地位有些尴尬。但意外的是,土地与收获女神希芙和他相当要好。曾有传言说他们俩有私情,甚至说提尔曾向奥丁提出指婚,但被众神之父拒绝,因为希芙将会是托尔的妻子,后来均被证实是无稽之谈。
托尔知道,希芙端庄矜持,提尔老实持重,他们俩之间的交往绝对没有外人所说的那样不堪。平心而论,他倒是有些敬佩两个人波澜不惊的态度,好像一切流言都不能影响他们的友情一般。

“既然是未来女神的提点,那你就去吧。”北欧诸神信奉命运,托尔也拿不准希芙的命运到底是好是坏,只能应允。只是,他有一些其他想法。“要不然,我让范达尔和你一起去?”范达尔一直挺喜欢希芙,托尔为好兄弟着想(当然也少不了一些为自己的想法),觉得撮合他们俩也不错。
希芙一言不发,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没过多久,托尔就忍不住移开目光,小声道歉:“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提尔会保护好我的,你也不用在这点小事上浪费你宝贵的时间,殿下。”希芙行了一礼,又点了点头。“我告辞了。”
她转身离开,心里颇为不以为然。与托尔想的不同,希芙虽然端庄多礼,却并不拒绝情人关系——也不知道托尔到底是怎么想的,仙宫里哪个女神难道还要为丈夫守身如玉?就是生下私生子也是常态——提尔也的确提过要迎娶她,但却被她劝服打消了这个想法。
她虽然追求稳定的关系,却并不愿意和奥丁作对,当然即使和托尔成婚,她也不会和提尔以及其他情人断绝关系。至于范达尔?一个连神格没有的家伙也想和她在一起?!托尔不拘小节,希芙的自尊可接受不了这个。
阿萨神族可不是一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啊。希芙叹了口气。如果托尔没法认清这个,他迟早要吃亏的。
她眼眸一暗,抹了抹含泪的眼角。如果洛基早点认清这一切……或许,也就不会那么受伤了。

成为阿斯加德的王,托尔原以为那代表数之不尽的战斗,击败恶势力,保卫九界,被人民永恒的瞻仰,痛快的英雄的生活;然而实际上,他得整天和各种各样的公文打交道,一天下来甚至没时间走出金宫。
弗雷来信请求见妹妹爱神、战神、魔法之神弗蕾亚一面,想让弗蕾亚回华纳海姆去。托尔想着他们俩的确多年未见,刚想同意,立刻就有长老跳出来告诉他,华纳神族都不是什么好货色,如果放弗蕾亚回去,她就再也不会回来了,那个时候,阿斯加德和华纳海姆又将面对一场大战。
托尔见过弗雷。作为丰饶之神,他偶尔会在金秋时节来阿斯加德主持丰收庆典——当然,大部分时间主持的人是希芙。和希芙一样,他是一位脾气非常温和的神灵,脸上永远带着温暖的微笑,一点也看不出有什么危险。
倒是他的妹妹,九界第一美人弗蕾亚是出了名的坏脾气……但弗蕾亚作为魔法之神,很喜欢洛基。她几乎算的上是洛基的半个老师,托尔和她交集也不少,知道她虽然生性放荡又倔强,却也没什么坏心肠。他不明白只是见个面,怎么就上升到了战争的地步——就像他不明白为什么弗蕾亚明明是华纳神族,也没有成为哪个阿萨神族的妻子,怎么就一直留在阿斯加德。
谁敢告诉他呢,奥丁曾向九界最美的女神弗蕾亚求婚,但却被一口拒绝。女战神声称,就算嫁给矮人也不做天后,奥丁愤怒之下,从此把她囚禁在深宫里,并迎娶了弗丽嘉。这段历史曾经炒得沸沸扬扬,差点华纳神族和阿萨神族就为此打了第二场仗。
后来还是弗蕾亚出面平息了兄长的怒火,她自称愿意长居仙宫,奥丁也为她修建了豪华不输于水晶宫的弗尔克范格宫,并允许她驱使一部分英灵——这简直是给了新天后狠狠的一个大巴掌,也是性情温柔善解人意的弗丽嘉,才没和偏激的弗蕾亚计较。
而且这件事看似是背井离乡的弗蕾亚吃亏,但实际上谁都知道,弗尔克范格宫建立千年之久,奥丁一步也没能走进去。弗蕾亚个性之强硬,简直让人遗忘她同时也是温柔美丽的爱神——当然这件事也说明,华纳海姆永远不会成为阿斯加德坚实的后盾,而是随时可能反水的一把利刃。
奥丁自诩为九界的守护神,然而除了属于阿萨神族阿斯加德,华纳海姆和约顿海姆纯属敌对,亚尔夫海姆和瓦特海姆是极度排外的精灵和矮人的地盘,尼福尔海姆和穆斯贝尔海姆危机重重、荒无人烟,中庭和冥界他根本看不上眼。这就是奥丁所守护的九界,没人问他们需不需要,或者愿不愿意被守护。
而这些事情,托尔从来不知道。

TBC.


总有一种给我黑了电影的感觉,但是比起除了名重口的北欧神话,又觉得还不够……

评论
热度(5)

© 譬如朝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