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心匪石,不可转也。

譬如朝露

《[锤基]孩子们都好好的》番外一

摘要:耶梦加得总是很饿,但洛基觉得这没什么。
警告!:团灭。


啪沙,啪沙。
下雨了吗?

要怎么吃掉一个人?
是先吃掉他的头、吃掉他的心、还是吃掉他的手脚?

**** 

洛基做了一个梦。
梦中他的身体冰冷而黏腻,好似蛇一样在冰冷的地面上蜿蜒爬行。划过坑坑洼洼的地面,绕过摆设错落的家具,他缓缓的爬进房间,顺着床脚爬上床头。
如水的月光下,金发男人抱着娇小的情人,陷在黑甜的睡梦里。这张粗犷而英俊的脸有些眼熟,他是谁?
洛基来不及思考,或者说,他根本没法思考。身体第一次完全被本能所操控,月光下那截白皙的颈部泛着诱人的光泽,他张开嘴,慢慢俯下身去——

啪沙,啪沙。
锋利的牙齿撕咬着脆弱的血肉,鲜血仿佛艳色的鲜花一般盛开一地。苍白的骨头慢慢的堆积,又被咔擦咔擦的咀嚼干净。
为什么那个男人没有醒来?

****

要怎么吃掉一个人?
是先吃掉他的头、吃掉他的心、还是吃掉他的手脚?

应该从心开始。

**** 

托尔在明媚的晨光里醒来。
又是新的一天,他放松的伸了个懒腰,被子滑落到腰际,露出上半身健美的肌肉。顺手摸了摸身边,床单已经冷透,也不知道女友什么时候走的。
“简?简!?”他叫了两声。“你在厨房吗?”
整栋房子寂静无声,仿佛另一个人从未出现过。

****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肚子里的心跳突然少了两个。
希芙把耳朵贴在洛基微微凸起的肚子上,有些诧异:“洛基,你确定宝宝们没什么事?”
“当然,希芙。”洛基懒洋洋的,神态却十分轻松自在。
“对了,你给孩子们取好名字了吗?”
“嗯……”有两个名字卡在喉咙里,洛基想了想,默默把它们咽了下去。“……耶梦加得。”
“洛基。”希芙好笑的提醒他。“还有两个孩子呢。”
洛基的目光凝聚在虚空某处,喃喃着回答。
“……耶梦加得就够了。”

****

啪沙,啪沙。
啪沙,啪沙。

染血的金发仿佛荧荧的放着光。
躺在手心的眼球好似剔透的宝石。真好,不会再有眼泪了。
颤抖的红唇在说着什么呢?听不清,雨声太大了。
雨下得好大。

****

洛基在明媚的晨光里醒来。
被子下的肚子好像又大了一些,看来耶梦加得今天不会喊饿了。
他扶着腰下床,随手拿过搁在一边的外套披在肩上。
“希芙……”
墙角滚出两颗青草色的剔透宝石,他歪着头看了它们一会儿,找了个玻璃瓶子把它们装起来,放在了床头上。

****

要怎么吃掉一个人?
是先吃掉他的头、吃掉他的心、还是吃掉他的手脚?

接下来是手脚。

****

折断一个人的手脚,真的不需要半点的力气。
雪白的骨头脱离血肉,拉出猩红的经脉。破碎的骨节流出甜美的酱汁,吮吸如此轻易而难以遏制。干涸的喉咙难得纾解。胸口荧荧的蓝光是什么?尖利的尾尖击碎肋骨,取出那块发光的金属,耳边似乎有风声和雷声?不去理会,随手挡过呼啸而来的铁片,尾尖随意刺破身侧拧过的纤细腰肢。
撞过来的大块头被随意裹住勒碎了全身的骨头扔到一边,懒洋洋的晃了晃尾巴,他突然觉得有些无趣。即使在这一刻填饱了肚子,下一刻总还是会饥饿,可惜这个地方不是合适的巢穴。
有雨点砸在身上,他随意歪了歪头,灵巧的尾巴闪电一般将站在高空的食物击落。
无聊啊……无聊啊……
什么时候才能吃掉那个人呢?

**** 

“嘿,吾友,最近我遇到一些奇怪的事——”
托尔的手按在门上,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空荡荡的大厅。整座Stark大厦仿佛成了一座无人问津的空城,曾经昼夜不熄的灯光,如今半分也看不见。
啪沙。整个纽约开始下雨。

**** 

要怎么吃掉一个人?
是先吃掉他的头、吃掉他的心、还是吃掉他的手脚?

只差他的头了。

**** 

“你最害怕什么?”
阳光明媚的午后,希芙伏在洛基的肩头,温柔的问他。
洛基抿嘴一笑,并没有回答。他的肚子微微一动,下意识的把手按上肚子。
洛基害怕什么?洛基曾经害怕孤独、害怕不被重视、害怕失去权势。
但当他害怕的一切都已经在他身上实现,洛基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耶梦加得害怕什么?耶梦加得只怕饥饿。
但只要吃了那个家伙,饥饿的困境将永远不会降临在他身上。
只要吃了那个家伙。

**** 

要怎么吃掉一个人?
是先吃掉他的头、吃掉他的心、还是吃掉他的手脚?

只差他的头了。
只差他的头了。
只差他的头了。

**** 

托尔终于找到了洛基。
黑发青年正蜷缩的冰冷的地面上,紧闭着双眼。他伸手把他抱起来,搂在怀里。洛基手脚冰冷,呼吸细不可察。
小王子睁开眼睛,那双漂亮的祖母绿眼睛盈盈的泛着水光;他看着托尔,目光澄澈而缠绻,仿佛他们还是昔日无忧无虑的两兄弟,终日形影不离,那么亲密。
刹那间,托尔仿佛回到了空无一人的荒漠,他的弟弟快死了,而他毫无办法。
“洛基,你这个小混蛋……”他的声音带上一丝颤抖。“又是、又是骗人的吧,哈!骗我很好玩吗?”
肯定是骗人的,就像上一次一样……就像上一次一样。
……这可是洛基啊。

邪神微微勾了勾嘴角,唇齿微动。
“这次是真的了,哥——哥——”
他的头猛的一歪,那颗漂亮的头颅就咕噜噜的滚下了脖子,落在托尔脚边,眼睛还是温柔的睁着。托尔的呼吸一窒,被溅起鲜血浇了一头一脸,就在那个瞬间——一条黑色的大蛇自洛基血肉中蹿出,闪电般咬住他的脖子。
剧毒顺着血液流遍全身,不过是一个呼吸的时间。托尔在倒下的刹那,发现那条大蛇和洛基一样,都拥有一双翡翠绿的眼睛。
那双眼睛冰冷冷的注视着他,蛇嘴微微一勾,露出一个诡异而森冷的微笑来。

****

啪沙,啪沙。
要怎么吃掉一个人?


这个脑洞其实是“当耶梦加得是神托尔是外星人(?)时两人如何实现诸神之黄昏结局”,但是连芬里尔和赫尔都被吃掉了是怎么回事……咳,总而言之,其实基神一开始就已经挂了,成了“耶梦加得的洛基”,至于小蛇干嘛要藏在他的身体里……就是为了最后吃掉托尔。
至于为啥要吃掉托尔……那就不说了。最后获胜的耶梦加得要做什么,我也不知道,总而言之……这就是一个黑暗风格的脑洞而已。

评论
热度(6)

© 譬如朝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