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心匪石,不可转也。

譬如朝露

《[锤基]孩子们都好好的》Part-Eight

Part-Eight.挑衅

 

托尔实在不明白,弗蕾亚怎么能那么讨厌。

 

去寻找希芙的英灵并没有带回什么有用的信息,托尔因此觉得有些愧疚。他却没想到弗蕾亚没过几天就走出深宫自如的行动,一点也看不出几天前她曾为了希芙的失踪而伤心欲绝。

她常年久居深宫,一是为了避开奥丁,二是懒得跟阿萨神族的任何一个成员(除了希芙)打交道。然而爱神的风华无人能慑,突然出现在金宫里,便是那阳光也成了她美貌的陪衬,一时间,整个阿斯加德的男神都围绕在她身边,倒好像她才是这阿斯加德的女王一般。

弗丽嘉找她小谈过一回,但弗蕾亚虽然不会和她争吵,却也从不肯让步。托尔也想和她谈谈,但总是不到两三句话就被对方激怒,最后拳脚相加。弗蕾亚的魔法可不会因为他是阿斯加德的大王子就让步,托尔以前从来看不起力量不足的魔法师,现在才知道,他根本连弗蕾亚的袍角都摸不到。

他心情不好,又被弗蕾亚再三的嘲讽,甚至嘲笑——整个阿斯加德谁敢这么跟他说话?也只有神格尊贵毫不输于他的魔法之神才这么不给面子。他的心情越发郁闷,偏偏不会说话,在嘴上讨不得半点好处。死党三勇士拍着胸脯说要帮他,然而弗蕾亚看都没看他们一眼,直接说他们冒犯了她,让英灵把他们扔去了地牢。

 

“弗蕾亚——!!”如果只是对付他,托尔还可以忍受,然而弗蕾亚动了他的朋友们,托尔立刻忘了之前的纠结,气势汹汹的找上门。“你怎么能,怎么能把范达尔他们——”

“吵死人了,你不知道什么叫礼貌吗?就是冥界的亡灵也比你更彬彬有礼。”弗蕾亚躺在水池边的软榻上,金发披了满肩,隐隐露出线条优美的裸背。两个侍女站在她身后拿着扇子,一个侍女捧着放满水果的托盘,低眉顺眼的跪在她面前。随手拈起一颗晶莹水润的葡萄,爱神不客气的嗤笑。“哎,也是洛基的头发和眼睛的颜色不对,不然谁会怀疑他不是奥丁的儿子。不过嘛,也说不定,这辈子坏事做得太多,难怪亲生儿子身体是生下来了,却没把脑子生出来。”

“你——!!!”托尔被她气得七窍生烟,想动手,又怕伤及无辜——上次他和弗蕾亚较量的时候,不小心误伤了两个巡逻的士兵,让弗蕾亚很是笑话了一阵。“你,你们。”他指了指那几个侍女。“你们先下去。”

侍女们一动不动,眼皮子也不抬一下,就像托尔不存在一般。弗蕾亚一声轻笑。“大王子殿下,你不会以为就凭你,就可以使唤我的侍女吧?”

“……”托尔深吸一口气。这些天他也明白过来,弗蕾亚就是想激怒他,让他出丑,再进一步的羞辱他。他也不想中计,但弗蕾亚的那条毒舌太可怕……他们都说洛基说话太恶毒,然而在他看来,比起弗蕾亚,他的兄弟平常根本是在唱歌!

 

好不容易压制住满心的怒气,他质问道:“你为什么要把范达尔他们关起来?!”

弗蕾亚轻蔑的看了他一眼。“当然是因为他们冒犯了我,我可不像你,能无缘无故的惩罚人,王子殿下。”

“他们冒犯你?可你根本没让他们进门!”托尔不明白为什么长老们都默许了弗蕾亚的行为,他们不是不喜欢弗蕾亚吗?“他们是怎么冒犯你的?”

“以他们的身份,也想踏入我的弗里克范格宫,这还不叫冒犯?!”而且那个叫沃斯塔格的蠢货就差闯宫了!可惜他们忘了,身为战神,弗蕾亚的宫殿可不像水晶宫一样只有娇滴滴的侍女,英灵战士、女武神,她有的是一整支军队!

弗蕾亚跟仙宫诸神一样,把身份地位和自尊看得比什么都重,这次虽然歪打正着,但三勇士是真的惹怒了她。“还是说,在你心里,你那三个跟班比奥丁还高贵?!我只是把他们关进水牢抽了一百鞭子,没要他们的命已经是给你面子了!”

弗蕾亚不知道托尔是真的不知道她跟奥丁的过往纠葛,却听托尔说:“这跟父王有什么关系,弗蕾亚,以往你对父王不敬没人管你,你不要以为我就怕你!”

弗蕾亚一咬牙,猛的站起身,一手指向门口。“滚!你给我滚出去!”

“弗蕾亚——”

“滚出去!!!——”

一阵夹杂着冰雪的飓风凭空出现汹涌而来,卷起托尔直直的扔出宫殿,在他的脚还没碰到地面之前,宫殿的雕花大门已经碰的一声闭合在一起。

宫殿以内,弗蕾亚愤怒的跺了跺脚,转身走进内室——本来她还有耐心等些时间,现在?一个星期以内,她要托尔滚出阿斯加德!

 

****

 

尽管美国本来就是一个恐怖袭击高发的国家,其中又以纽约和华盛顿两个城市是突出代表。但不明原因的,最近各种各样的恐怖袭击突然翻了倍。

尽管纽约市聚居着诸多超级英雄,但那又怎么样?难道超级英雄能随时守在大街上,防止有人齤体炸弹走进人群?难道超级英雄能随时守在车站超市,防止各种暴徒突然抽出砍刀?

重要的是,发动恐怖袭击的不是超级恶棍也不是超能力者,他们就是一群普通人而已。就算是超级英雄,难道也就能说,他们美国就应该受到全世界人民的爱戴,每个国家都应该向美国俯首称臣?

一时间,美国国内怨声载道,人心惶惶;国际上却出乎意料的平静,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显出要帮助美国的意图。甚至在私底下,国际舆论都若有若无的反映美国根本是咎由自取,现任总统早该下台,还巴着那个位置不放,以为自己算个什么人物?

在这样的前提下,美国突然借口此次恐怖行动向伊拉克发动战争,更是受到了全世界的指责和抨击。

但战争就是战争,不管民心所向,该打的还是会继续打下去。与此同时,托尔也从海姆达尔那里得知,简不幸卷入一场恐怖袭击,受了轻伤的事情。

 

“简!!”托尔急匆匆离开阿斯加德,借由彩虹桥来到中庭,直接从窗户跳进卧室。“你没事——你、你们?!”

床上,脸色苍白的简握着床边里昂的手,两人头靠着头,目瞪口呆的看着突然出现的雷神。

“托尔?!”还是简回过神,拍了拍里昂的手背,却没有放开他。“你怎么来了?”她看了里昂一眼,深吸一口气。后者可怜巴巴的注视着她,满眼的祈求。

“他是谁?”不过几个月不见,女朋友身边突然冒出一个陌生男人,托尔心里警铃大作,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他正欲拉过简,分开那双碍眼的、握在一起的手,却不料简一把拍开他的手,同时也推开里昂。“这是我的同学,里昂。你们还是第一次见面,打个招呼吧。”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托尔冷淡的嗯了一声算作招呼,里昂虽然和气的笑着点点头,眼睛却只盯着简不放。

 

打完招呼,托尔关心起女朋友的伤情。“简,你没出什么事吧?”

“我没事。”简揉了揉额角。出于对托尔的关照,她的身边其实也跟着几个神盾局特工,只是去超市购物时遇到爆炸,受到了一点波及,问题不大——最大的问题是,这一去医院,却意外检查出她怀孕了。算算时间,孩子肯定不是托尔的,那就只可能是里昂的。简犹豫再三,还是通知了老同学,她是个勇敢的姑娘,虽然和孩子的父亲算不上爱情,但孩子已经存在,她也不会逃避现实。

谁知道,准父亲听说这个好消息,立刻欢天喜地的向她表白,声称暗恋她已久,如果不是手头没有戒指,现在就想向她求婚,还喜气洋洋的告诉她,他在普罗旺斯乡下有座小房子,现在纽约不太安全,他们最好搬过去住。眼看着他拉着她的手就要单膝跪下,就算没有戒指也想先求婚试试,托尔就破窗而入了。

就算要下决定,也不能是现在。简叹了口气,有些头痛。

 

让托尔离开简直是不可能的事,再说这么久不见,简也有些思念他。她咳嗽两声,暗示性的看了里昂一眼,后者虽然有些不情不愿,却还是温柔一笑,帮她掖了掖被子。“你好好休息,我过几天……再来看你。”

“谢谢你,里昂。”简感激的对着他点点头,目送他离开房间。托尔顺势坐到她身边,握住了她的手。“真的没事吗?我听说美国最近在打仗,要不然,你跟我回阿斯嘉德去吧。”

简撇了撇嘴。几个月之前的阿斯嘉德之行,她至今记忆犹新。那些本应生活在传说中的神灵全都活生生的站在她面前,当着托尔的面,目光从来不和她对视;背对着托尔的时候,他们或是轻蔑或是嘲讽的眼神就看了过来。

他们看着她的时候,从来好像看着一只无足轻重的猴子或者小丑似的,连带着他们看托尔的眼神,都和之前有了微妙的变化。为了托尔,她忍受了那些异样的眼神,一个字也没有说出口;但是再来一次?

或许……她和托尔,从来不是最适合的一对。连电影里都不是什么样的爱情都能顺利达成完美的结局,精灵公主为了下嫁阿拉贡放弃了永生,托尔难道就能给予她永生吗?如果可以的话,他为什么从未和她说起过这个问题呢?

……或许他根本就没想过这个问题也说不定。

更何况,这个孩子……她小心翼翼的摸了摸肚子。母亲的心情总是相似的,如果她怀上的是托尔的孩子,如今会是怎么样呢?托尔能顺利成为一个合适的父亲吗?能提供给她一个温暖稳定的家庭吗?或许她现在不爱里昂,但也不会傻到认为只有爱情才能维持一段婚姻,不管怎么看,孩子的父亲也才是丈夫的最佳人选。

 

像是雨过天晴一般,心头的迷雾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她看了看托尔。不是不爱他,只是爱情太不稳定,她即将成为一个母亲,更多的考虑总是为了孩子,就好像是时隔多年再度长大了一次一样。不提丈夫,托尔连个合适的男朋友都算不上,这一年来短暂的几次相聚,不提上上次因为他弟弟连看都没来看她,连个礼物也一次没带给过她,简再爱他,也不由有些怨怼——连朵玫瑰花都没有的男朋友,再好的女孩子也容不下他。

“托尔。”她终于平静的开口。“我怀孕了。我们分手吧。”

 

TBC.

要我说,简妹到底爱托尔哪点——除了崇拜英雄情结以外,就只能拿爱情都是没道理来解释了……【我爱你,你却爱着一个傻逼!【泥垢

关于弗蕾亚和托尔的武力问题……按照电影肯定是奥丁第一托尔第二,按照神话我也不知道,按照我的设定……你不知道猎手克法师,法师克战士吗!【快把世界观换成白雪公主【游戏玩家滚粗!

 

评论
热度(5)

© 譬如朝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