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心匪石,不可转也。

譬如朝露

《[锤基]孩子们都很好》Part-Fourteen

Part-Fourteen.道歉


阿斯加德。

弗丽嘉虽然想要去中庭探望托尔,顺便找找洛基,但是事情并没有计划中那么顺利。

起因是她和弗蕾亚谈完的第二天,弗雷就大大咧咧的登门拜访,理由当然是放心不下自家妹妹。奥丁和托尔都不在,弗丽嘉也找不到理由拒绝他,偏偏他一天不离开,她也别想脱开身去。

弗雷虽然是脾气强硬顽固的女战神的同胞兄长,但作为丰饶之神,他的脾气倒和希芙很是相似。长相俊美,脾气也柔和,虽然他是华纳神族的国王,但在阿萨神族也从不缺乏追求者。

弗雷脸上永远带着温和可亲的微笑,常年拿在手里的不是武器,而是乐器。他说话一向温和诚恳,从不和人争吵,更别说打架了。但如果要因此认定他是个软骨头,那才是大错特错——他不仅是华纳海姆的王,也是亚尔夫海姆的王,也不知道性情高傲的白精灵们为什么买他的帐,奥丁顾忌他甚至胜过他的父亲尼奥尔德。

弗雷倒不介意。他每次拜访阿斯加德,都是单枪匹马,进了弗蕾亚的弗里克范格宫,不到离开的时候从来不出门,也不和任何一个阿萨神族有过多的来往。他这样光风霁月,一对比起来,倒显得奥丁的行为根本是心胸狭隘了。

可是有些家伙,就算没有理由,也非防着他不可!


弗雷说是看妹妹,照例坐在弗里克范格宫里不出门。但他这次来倒不是为了找茬,而是有正事要和妹妹说。

“你说什么?”弗蕾亚差点没被他吓到,猛的一下子站起身。“洛基去了约顿海姆?!”

弗雷眯了眯眼睛,笑着去拉她的手。“怎么那么惊讶?我以为你早猜到了。”

“我以为他会去穆斯贝尔海姆!谁知道他居然这样傲慢!”弗蕾亚不耐烦的甩开他的手。“约顿海姆如今自顾不暇,他要拿什么跟奥丁对抗?!”

手被甩开,弗雷也不生气,只伸手去拿盘子里盛满的酒杯。“他本来就是冰霜巨人,去约顿海姆……好歹是血缘之乡。弗蕾亚,只有握在手里的才是真实,哪个种族不排外?有我帮着,约顿海姆复兴近在眼前啦。”

他肯跟弗蕾亚说这种话,显然已经下定了决心。魔法之神沉吟片刻,有些怀疑:“你这次怎么这么好说话?”弗雷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

弗雷笑笑:“这不正和我意吗。”


当初弗蕾亚被扣在阿斯加德,弗雷和她告别的时候,死死的搂着她,在她耳边一字一顿的说:“阿萨神族寿命不过五千年,你且看奥丁能比我们父亲多活多久!”

奥丁一死,整个阿斯加德绝对会落进尘埃里——托尔这个继承人有跟没有差别也不大。约顿海姆的冰霜巨人、华纳海姆的华纳神族、亚尔夫海姆的白精灵、瓦特海姆的侏儒、穆斯贝尔海姆的火巨人,哪个种族不是等着看阿斯加德的笑话?只有中庭,那就是阿萨神族的度假胜地,但一个连太阳系都没法脱离的种族,实在没什么威胁力。

约顿海姆出事已经让弗雷生了回气,现在洛基肯回去,在弗雷看来,真是再好不过了。反正当初彩虹桥出事根本没什么证人,把一切过错推到托尔身上就行——不管怎么说,洛基也是劳菲唯一的孩子。


他继续说下去:“他知道你让我派了人跟在希芙身边,这才跟我取得联系。他的确是个聪明的家伙,可惜心胸太过狭窄。如果我是奥丁,也会选择托尔。”

弗蕾亚嗤笑:“换成你是洛基,你能做什么?”

弗雷微微笑:“换成我是洛基,奥丁绝对不止托尔一个儿子!”

他不能动手杀死托尔,奥丁肯定会察觉到的,那样太蠢了。如果是他,就算不撺掇着奥丁去睡其它女神,也要想方设法让弗丽嘉再生一个才行。又或者,冰霜巨人入侵,他就是天然的内应,等去了约顿海姆,就算劳菲不喜欢他也没关系,感情不好正方便他下黑手。

说到底,尼奥尔德去得太早,弗雷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只能靠自己。从前的洛基还抱有一丝天真,他心里却连一丝天真也没有剩下。


弗蕾亚点点他的鼻子,笑骂道:“你这个衣冠禽兽。”又忍不住趴到他的肩头。“其实我倒是没想到,连芬里尔的出生,都没有唤醒奥丁。”头生子是大事,托尔没经历过不知道还可以理解,但奥丁肯定是有所察觉的。“你说,他是不是真的醒不了了?”

对于奥丁,弗雷总是要多疑一些。“不管是真是假,尘埃落定之前,你我都不能轻举妄动。”他顿了顿。“就是几国并立,也未必不是好事。”他可没有奥丁那样的野心,守着华纳海姆和亚尔夫海姆已经很让人头痛了。

于是弗蕾亚也点了点头。“我懂了。”一点也不反对兄长的意见。

说完正经事,弗雷才有心思八卦一下自家妹妹的感情生活。“你跟希芙那点别扭,真不打算和她和好?”

弗蕾亚憋着一口气:“……凭什么又是我低头!”非常不高兴。

弗雷却不吃她这套。“希芙难道没有道歉?她只是不肯回头罢了。”虽然没有海姆达尔的眼睛,九界发生的事情却极少逃得过他的耳目。说起来,弗雷也不太喜欢妹妹过于张扬的个性,只不过她现在被留在阿斯加德,还是嚣张点更不用担心她吃亏。

“不管你想不想继续跟希芙在一起,事情总要说清楚。”弗雷可不想这两个人拖拖拉拉的,到时候又给他惹出什么麻烦来。感情的事情最说不明白,更何况他妹妹可是爱神!就像谁都不知道洛基所生的三兄妹到底是谁的种,他却隐隐猜到了实情。

“我当然要跟希芙在一起!”希芙并不是没有道过歉,但是她也一口气说明白,不想那么快返回阿斯加德。弗蕾亚虽然生她的气,却并不想弗雷也不帮她。“你可不能把保护他们的人手撤回来。”

“我不会。”弗雷笑着向她保证。“就算是奥丁想要抢回他们,也必须过我这关才行。”

“这还差不多。”弗蕾亚松了一口气。“你什么时候走?”

“过两天,我就去约顿海姆看看。”见她会过意来,弗雷点点头,嘴角的微笑真诚了几分。“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


洛基捧着魔镜,赤着脚坐在黑曜石铸成的高台上。夜风吹动他漆黑的头发,连额环上的红宝石也被吹得微微晃动。

魔镜里呈现出的画面,正是希芙在中庭的新房子,阳光明媚的小花园,赫尔穿着鹅黄色的公主裙,戴着缀满鲜花的草帽,正哼哧哼哧的拔着草地上的鲜花,献宝一样递给树荫下希芙,不知疲倦的跑来跑去——她居然还是一副冰霜巨人的模样,希芙也没有用幻术遮掩一下。小狼形态的芬里尔跟在她脚边,愉快的吐着舌头,而耶梦加得则缠在赫尔的帽子上,吐着信子东张西望。

希芙穿着和赫尔差不多造型的鹅黄色长裙,一边编着花冠,一边微笑着看着兄妹仨打闹。她看上去简直就是另一个弗丽嘉,而赫尔他们就是昔日的托尔和他自己。

洛基觉得胸口有些压抑,又有些欣慰。他看到希芙招呼赫尔过去,摘掉她的帽子,把编好的花冠戴在她的头顶,又亲了亲她的脸蛋,眯起的眼睛温柔如水。赫尔一边叫着妈咪一边扑到她怀里,又回亲了她好几下。

她已经把希芙当自己的亲生母亲了吧。

洛基轻轻笑了笑。他当然知道,这不是赫尔的错……他不也一样,把弗丽嘉当作自己的亲生母亲?感情都是自己培养出来的,希芙是真心的,赫尔当然得还她真心才行。

他本来以为赫尔已经没救了,谁知道她竟然活得好好的,也不知道究竟是碰巧,还是希芙知道什么。不过就算是希芙知道什么又能怎么样呢?只要她好好的对他的孩子们,他就应该接受她的秘密。

 

不是不想陪在芬里尔他们身边,只是他总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留下……如果日后被奥丁、被托尔发现,他究竟要怎么脱身才好?如果弗丽嘉也来找他,他又要怎么才能说服母后呢?

洛基本来的打算是和奥丁做一个约定,由此假扮成奥丁占据阿斯嘉德,但因为孩子的事情,他不得不放弃了自己的打算,现在这个计划自然是行不通了。通过希芙身边的护卫联系上弗雷,其实只是想谈谈他的口风,谁知道对方大大方方给他指了条明路——返回约顿海姆!只有血缘之地,日后涉及命运之时,才不会拖他的后腿。

就像弗雷,华纳海姆不是没有喝阿斯嘉德一决胜负的实力,但丰饶之神觉得自己完全等得起——实际上,反而是他这样的态度越发让奥丁没办法对付他。

返回约顿海姆,这条路当然不好走;但洛基想起他刚刚坠下彩虹桥的那段艰难的时光,又觉得没什么是自己坚持不下来的。

事实证明,总是经历过的人才知道,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不管未来是什么模样,既然他已经做出了选择,那么也就只能咬牙走下去了!

 

TBC.

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基妹变成奥丁征服宇宙[删除]天宫的计划很蠢……简直就是为了让人发现才这样设计的啊摔!

当然像锤哥那种毫不犹豫抛弃族人去中庭保护人类的举动,我特么真的不明白美帝编剧的思维到底是怎么想的……就算因为母后死了阿斯嘉德成了伤心地,这种熊孩子谁爱要谁要好吗!巴德尔和霍德尔到底是怎么被你吞了,尼玛我都不太想说神话里洛基是成功杀死了巴德尔的啊!


评论(2)
热度(6)

© 譬如朝露 | Powered by LOFTER